开元

资讯站分类 > 攻略美图

盛夏,与张家界的云有个幽会

更新时间:2015-5-8 19:54:59

 

  

  

  世上与人生之浪漫,莫若哈瓦那看海、大堡礁守礁、太阳部落艳遇、塞舌尔群岛闲逛、南迦巴瓦雪山下喝咖啡。在我看来,张家界品云,大约也可以算得上最浪漫的事之一,这种浪漫,莫过于在夏日的雨中、雨后、日出时分,被一袭清爽包裹,傻傻地坐在张家界某个没有人的峰林之巅,静静的品味这些来自大峰林世界的精灵。

  

  

  峰是张家界曼妙而风情的姿体,云才是峰林绮丽的风衣。三千石峰,在我看来,其实不过是三千时装模特,没有华丽的时装,没有品云人,模特便失去了T型台上耀眼夺目的光彩。只有云来,只要品云人来,大峰林才拥有世上最高贵而华丽、最绚烂而夺魄的旖旎精彩,大峰林也才会因此而风华绝代!

  

  

  在这个浮躁的盛夏季节,开着车,带着帐篷,离开喧闹的都市,去山的尽头,去幽会这些无根源无羁縻的精灵。张家界之云,不可用看来描述,也不可用读来抒写。看只能饱眼福,读只能饱口福,唯有品,才可让人眼、耳、口、鼻,甚至心都能集中和调动起来,让你不忍懈怠半分。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品云,需要一份闲情,需要一份单纯,需要一份心境。在这个雨瓢泼、云纷飞的时节,我们就这样静静的发呆,等待峰林之云,如约而来。其实张家界峰林之云,仪态万千变幻无穷,能品味到的,就那么几朵,就象这个世上人有许多,和我们有缘的,也只有那么几个,所以不要奢望,你能拥有整个世界,到张家界品云,也不要期望把所有的云都尽揽。人生始于追赶,止于从容,品大峰林之云,不能做匆匆的过客,需要放缓脚步,静静伫足,我们在峰林之巅,打开帐篷,拉开帐门,就象坐在乡下庭院的门槛上,俯瞰。这种单调的浪漫,或独自静坐,或三五好友相约,边品味云卷云舒,边听山风的絮语,听溪流的缠绵,听鸟儿的清唱。一片云来,一朵云去,心胸中那些浊气,也被云朵尽相带走,整个身体便重新舒张开来,每个毛孔里都充满了清新与活力。

  

  

  雨停的间隙,天地之间延展为一个瑰丽的大T型台,峰林轮番上阵,云雾摇曳而来。忽如一团漫无边际的棉花糖,群峰被严严实实裹在中间,将大自然的每个细胞都塞得满满的,任山峰与流水、鸟儿与猴群怎么撕扯,也扯不出一丝缝隙,更找不到边缘;忽如飓风中莫名飘来的一缕纱巾,一丝淡淡的白痕,缠在山峰的脸颊上,朦胧而柔弱,仿若群峰略施的淡妆,若有若无;忽如一碟乳白的油彩画颜料,厚厚涂抹在峰林身上,白得晃眼,于是绿的更绿,红的更红,让整个山谷华丽得让人痴迷;一会象白色的巨浪狂卷,飞快的从谷底暴涨上来,顷刻间吞没了有形的一切,只剩下百丈悬崖下清脆的溪流声,在白色的海洋中潺潺轻吟;一会象铺天盖地的瀑布,从天而降,坠落山顶,分成数匹,顺着山谷各自飞泻而下,将低凹处的一切都浸染成白色,只露出一根根深色的峰尖,象大海中游弋的鲸鱼露出青色的背脊;一会又象四处流淌的白色清泉,沿着山谷的凹地四散而去,将大自然描绘成了黑白两种经典而恒久的色彩。

  

  

  张家界峰林之云,如茶,好茶出清明,好云出雨后。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大峰林夏日的阵雨中、雷雨后形成的云,是云中的极品,让人心无旁骛;张家界大峰林之云,如咖啡,让人无端的兴奋,忘却那些不该记忆的伤感;张家界峰林之云,如酒,很容易滋生微微醉意,身处危崖一隅,思绪却随云去了远方。品大峰林之云,必须要佐料,这佐料必是你不轻易拿出来的泡的茶,或是你多年珍藏的酒,再不济也得有醇香的咖啡,哪怕是速溶的。

  

  

  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盛夏时节,去张家界大峰林,去赴一场云的约会,这种约会,可遇而不可求,但始于偶遇,却止于永恒。

  

  

(摘录自搜狐)

加拿大育空
测试广告位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奉贤海湾旅游区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归上海酷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50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