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

资讯站分类 > 行业时讯

风生水起的旅游微店到底还能火多久?

更新时间:2015-4-23 8:39:44

       近日,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旅”)上线“中国国旅蒲公英微店”。这也是继途牛推出“途牛掌柜”、众信推出“众信掌上店铺”后,又一家进军O2O微店的旅游企业。然而与旅游微店火热的概念相比,其实际运营情况则显得冷清很多。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多位旅游微店店主了解到,不少人都是在新鲜劲儿过后就放弃了,其中不乏这些旅游企业自己的员工。在移动端概念一度造得风生水起的旅游微店到底还能火多久?

大佬相继进场

       国旅此番进军微店低调很多,在没有大量宣传的前提下悄然上线运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蒲公英微店目前只提供给内部员工运营,微店主要辐射员工自己的朋友圈,形成一个以线下门店人员为核心、移动社交营销为手段的O2O模式。然而与蒲公英微店不同,众信掌上店铺和途牛的途牛掌柜推出时较为高调,在具体运营模式上更多是将客户发展为店主,强调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微信圈的“卖家”。

       途牛掌柜和众信掌上店铺主要通过给予店主销售佣金来维持运营。以众信掌上店铺为例,店主销售旅游产品可获得产品销售额2.5%的佣金。比如价格为9999元的“欧洲-马汉包机希腊自由行7晚10日”产品,游客成功下单购买,店主可得到249.98元佣金。与一般微店佣金制度不同的是,即便游客没有在微店内完成购买,但进入店铺并点击查看了店内相关产品,店主即可获得0.04元佣金;若游客留下电话,店主最高可获得1元佣金。除此之外,店主如销售旅游周边商品,也可获得一定的佣金。途牛推出的途牛掌柜的佣金制度与众信掌上店铺类似,销售佣金最高可达2%,此外,依据订单量将店主分为16个级别,级别不同收益率不同。至于国旅蒲公英微店,由于并未对外开放,北京商报记者暂未了解到具体情况和数据。

部分店主放弃

       尽管旅游微店盈利模式清晰、操作简单,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其经营状况并不乐观。

       多位众信掌上店铺的店主已经向北京商报记者明确表示不再“玩”了。很多店主只是在开店之初在朋友圈发布了一些旅游产品信息。一位店主表示,从4月1日经营至今,自己获得的佣金才4.12元,并且没有人在掌上店铺中留过电话。众信的一位工作人员也透露,自己也只是在当时众信发布掌上店铺的时候开了店,之后并没有过多地经营。记者也尝试开了一个众信掌上店铺,除了输入过自己另外一个手机号作为意向电话之外,20天来没有朋友留下意向电话。另据了解,途牛的途牛掌柜尽管比众信掌上店铺发布略早,但运营情况差不多。

       为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上述企业求证时,途牛和众信均表示运营尚可。途牛微店负责人袁翔表示,途牛微店运营的几个月来,每月订单100%增长。众信开发众信掌上店铺的合作方海博智讯创始人庞然也曾表示,众信掌上店铺的业务量超出传统渠道业务量很多。至于国旅总社的微店,此前有报道称,“从微店渠道建立的订单、推广及转化势头良好”。不过途牛方面表示不方便透露更多具体数据,众信则表示目前没有数据可以透露。

难成大气候

       对于旅游微店的发展前景,业内表示可以成为销售补充,但难成大气候。

       不少店主放弃经营的原因在于,微店刷屏式营销很容易引发朋友圈好友反感甚至屏蔽,这和此前一度在微信上泛滥的面膜销售类似。“朋友圈是自媒体,我不愿意打广告。”一位不再经营的店主解释。而对于旅行社推出的“可观”佣金,多位店主表示其实根本不指望靠佣金挣钱,每天玩命儿在朋友圈刷屏赚身边朋友的钱,肯定无法持久。

       有业内人士分析,旅游是低频次消费,并不适合在移动端刷屏式推广,大面积高频次布局意义不大。“微信朋友圈是销售渠道的拓展,通过微店可以起到一定宣传作用,但不能高估其对业务量的贡献。”

       袁翔也坦承,微店只是一个探索方向,途牛对途牛掌柜的规模和业务贡献率也没有设置太高的目标。易观国际分析师朱正煜表示,旅游微店是企业顺应行业趋势进行的线上布局,同时也是企业获得意向数据的重要平台。不一定能够有多大的盈利规模,但是这不失为一种经济的品牌推广方式。“不过对于类似亲子游等相对高频的旅游产品种类,这种辐射朋友圈的微店或许更有前景。”

加拿大育空
测试广告位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奉贤海湾旅游区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归上海酷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50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