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

资讯站分类 > 攻略美图

丙安古镇,一块大石头上的一座城

更新时间:2015-3-31 9:40:18

 

  

  丙安古镇,一块大石头上的一座城

  普通\图文

  中国有许多古镇,贵州省赤水的丙安古镇只是其中之一,从历史渊源、建筑规模以及知名度方面来说显得微不足道。然而,这座赤水河滩上不起眼的小镇,却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特点,就是它的整个主建筑群都是建造在河滩的岩石上,可以讲丙安是一座修建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古镇。

  想拍摄丙安古镇,缘于几年前看过的一部电视记录片。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在这部二十几分钟的片子里有一句对丙安古镇的描述,这是一座修建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古镇。今年阳春三月,我又再次前往赤水丙安古镇。此行,主要想是看看能否补拍几张照片,算是对去年夏天在丙安拍摄留下的一些遗憾。

  其实,所谓“补拍”,主要还是对上次拍的整组照片不满意,特别是照片的故事性,感觉还是差了许多。怎么说呢?我想一组好的纪实照片,不论是什么用途,暂且不论照片艺术性如何,有一个完整的情节,应该是对纪实组照最基本的要求吧。所以去年丙安的照片就一直压着没有整理,就是希望有机会再次造访。

  

  地处黔北的丙安古镇,距赤水市区有12公里,古镇三面濒临赤水河,至今仍基本保持着明清时期形成的古城堡垒原貌。据考证,小镇的形成主要是源于赤水河流域商船运输的大量出现,特别是四川自贡食盐进入内陆省份贵州和云南省,赤水河成了最重要的交通要道,大量的船工和商人在些休息交易,久而久之聚集成镇。

  

  记得去年夏天从佛光岩赶到丙安时,已经是傍晚暮色,最好的光线早没有了。当晚,我在丙安古镇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下,那是古镇最老的一栋紧靠江边的吊脚楼。房子完全是木结构,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宅看上去已经非常破旧,甚至于房柱和墙壁都明显歪斜了。小客栈老板慢慢腾腾地带着我,穿过走上去会吱吱喳喳响的狭窄楼道,来到二楼最里边的一个敞开着门的房间。房间面积不大光线昏暗,有一张木板床,和一个落地电风扇,房间四处还堆放着杂物,窗口下面紧临古镇的街道。看得出,这是一间自用兼营做客房的房间。

  “可以不,一百块钱,就只剩下这间罗。”老板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他用近乎四川话的方言问我。赤水与四川省泸州交界,所以在语言和饮食上两地并无差别。

  七月流火。七月的赤水,气温已经非常高了,即便小镇就坐落在江边,也依然免不了高温难耐,空气里吹来的晚风,也夹杂着浓重的湿气。

  头顶上只有一层瓦片的房间里,白天晒了一天的太阳,到了晚上像开锅的蒸笼一样闷热。虽然开着窗吹着电扇,光着身子仍然无法入睡。窗户外面就是古镇的石板小街,半夜时分偶有行人经过,脚步走在青石的路面上,显得格外清脆。旁边小食店铺不仅打烊很晚,而且老板娘还在连夜炼猪油,铲子不停地搅拌铁锅肥肉的声音不绝于耳,从窗口不时飘进来猪油的浓香。不久,刚刚有点睡意闭上眼睛,就会被路人和老板娘的说话声吵醒。还有隔壁其它房间那恼人的咳嗽声,像定时器一样准时响起。

  睡不着,便意就多。卫生间在地下室的最角落,一想到要摸黑下几层楼梯去方便,头都大了。

  摄影旅行其实并不惬意。想想在西藏阿里,半夜三更才到达住地,黑灯瞎火的路边大车店旅馆,找到有空床就和衣钻进被子睡下,根本没有心思去顾及被褥发出来的阵阵怪味;在新疆帕米尔高原,许多人挤在蒙古包里,梦中分不清是外面的风声鹤唳还是帐蓬内鼾声四起;在青海年保玉则,只能曲身睡在藏民家伸不直腿的椅子上,夜里翻身都会自己惊醒;在四川色达,十二月的高原已经是零下十多度,几天没有洗澡,在县城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洗澡堂,室内外温度几乎一样,水管放出来的热水就像娃娃撒尿一样细,中途突然停电,热情友善的年青藏族女老板还进来送蜡烛。……

  然而,在我看来旅行时除了更多的感受、更多的思考之外,静寂独处却更是一种难得的际遇。此时,此刻,冥冥中才会有肉体与心灵的对话,那种奇妙而短暂的时光总是让我感怀倍至,也常常会因为有这样的感受而心生美好。

  

  

  第二天拂晓,我按照昨天傍晚探寻好的线路向江边走去。从小镇入口的太平门,是古镇唯一一条窄窄的“S”形石板街,我想我应该在天亮以前,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首先拍一张反映古镇全景的照片。对啊,也许从风光或者人文摄影的角度看,拍一张标志性的全景照片都应该是不二的选择。然后,我又拍了一些吊脚楼的外景,局部的特写以及小镇街景的照片。

  从小镇后面的东华门出来,可以一直下到江边,这里是拍摄古镇全景的好地方,看过许多宣传丙安的图片,我想大多是从这个角度拍摄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我在河边寻找着三脚架的位置,开始想尽量把脚架架在水中间一些,但河水激流实在是太大了,尝试了几次以后我不得不放弃了用河水作前景的想法。当然如果时间允许,我肯定会绕过河岸去,用慢门流水的方式来拍摄的,而现在我则必须尽快决定选择用那一处岩石作为前景。

  

  站在岸边看过去,眼前是一幢幢悬空架起二十多米高的吊脚楼,掩映在竹林和芭蕉树丛里,整个古镇就像是一个城堡,三面高悬,面向河滩,气势磅礴。想必当年作为经贸集市而出现的丙安古镇,其军事屯堡功能也相当完备了。如今,历经风雨的古镇建筑已有些残破,但大部分仍保存原貌,据当地人说,这些看上去芨芨可危的吊脚楼,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发生过倒塌事故。由此可见,赤水河流域的先民们其高超的建筑智慧和精湛工艺。

  阳光,没有如我期望的那样照射在古镇的外墙上,然而我还是换上12/24的超广镜头,拍下了清晨的微光下的古镇。前景岩石及河滩的红色,是当地特有的丹霞地貌色彩,后期在处理时只是稍微强化了一些对比度和色彩,其实现实中的景像,如果是阳光天气情况下色彩会更加丰富和漂亮。

  我想,就是没有阳光,照片中的丙安古镇也是同样辉宏壮观的。就像精彩的建筑会因岁月退去颜色,却不会因流年而轻易改变本质一样;丙安古镇所展现出来的艺术美,也不仅仅是体现在外表上,而更多的是蕴含在这些外表下的灵魂和精神,希望我们能更好的保护和传承。

  

  三月,当我再次驾车从赤水市区方向顺着县级公路驶来时,公路全线已经修葺完工,道路虽然不宽敞却已经非常平坦。道路两旁的田园里开满了油菜花,远远的,我便看见了赤水河对面熟悉的丙安古镇。

  不过这次我来得真的不是时候,丙安古镇正在进行全面维修,河岸边的吊脚楼旁布满了脚手架。在小街上随便逛了逛,拍了几张市井生活的照片后我就草草收兵了。原先计划的“补拍”没有办法实现,多少让我也感到些许的遗憾。然而摄影就是这样,结果总与人的意志不竟相同,而且往往会出乎意料。所以有经验的摄影师都知道,当你无意中碰到一个好风景时,那怕是在路上,你也应该停下来。因为回头在来时,这个景色已经不可能再重现。

  其实,摄影如此,人生也多半是这样。

  

  

  

  

  

  

  

  

  

  

  

  

  

  

  

(摘录自搜狐)

加拿大育空
测试广告位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奉贤海湾旅游区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归上海酷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50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