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

资讯站分类 > 行业时讯

将记忆,定格在长兴的老时光里

更新时间:2018-2-2 9:49:01

平日里,总能听到别人谈论自己的故乡,偶尔也会有人问一句关于我故乡的事情,大多时候我总是一笑了之。不是因为忘记,只是因为我的故乡对于我来说已经是长在身体里的一个东西,流淌在血液里,太过于习惯了,习惯到我从没想过用什么样的句子去描述。

记忆里的长兴,是成片成片的银杏树,是放眼望去的金黄色。小时候和玩伴们,总是喜欢追着风跑,村子里的道路上,随风飘落的银杏叶铺了一条长长的地毯,就算是躺在地上打几个滚也完全不在意。那时候没有变形金刚,没有乐高积木,也没有游戏机等电子产品,但是细想起来,总归是比如今的孩子们要有趣。随手捡起的几片叶子,也能想方设法的把它变成手中的玩具,小脑瓜动一动,就能拼凑出一副不差的银杏画出来,拿回家给父母长辈们炫耀一番,还能讨来几块糖果。


在我的记忆里,故乡的风总是很温柔,就像村子里的人们一样。这些年走过不少地方,江南塞北,不能说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但大抵也见识了不少地方的人文历史生活故事。习惯性的和故乡的一切做一些比较,刚开始的时候总是想分出一个高低来,后来才发现那只是徒劳,比起做无用功还显得无知。

就像如今,虽然饮过不少酒品过不少茶,留在记忆里的,仍然是故乡的那一缕紫笋茶香。炎热的夏季,知了在枝头竭力嘶吼,即使穿着背心不随便跑动也是满头细汗,更别说好不容易放了暑假有一颗躁动的想要出去玩的心情。郁郁葱葱的竹林带给人无限的清凉,和家人坐在仿古的建筑中,品一壶金沙泉冲泡的紫笋茶,看一场儒雅的茶艺表演,那时候的自己,又一次回到了唐朝,回到了那个繁华的盛世里。


记忆里的故乡四季,是最为别致的存在。春总是被寄予最美的遐想,红粉黄交织的花海,一路芬芳,一路惊艳,无论抬头还是俯首亦或是远眺的你,尽管不识花名,却也甘愿为之折腰;到了夏天,泛一叶扁舟,置身于一副山水画之中,水为图山为影,绿叶簇拥绿叶,莲瓣遥望莲瓣;长兴有这么一个地方,秋天的那里是候鸟的天堂 ,秋天的仙山湖不同夏日的图影艳丽妖娆,秋天已渐渐褪去夏日的多彩着装朴素,待到夕阳西下,一家老小倚墙而坐,看大自然的精灵舞动,从林间穿过又在江面低飞,在高空翱翔且在滩边觅食;最最喜欢的,当属故乡的冬天了。一入冬,人人就期待着能到白头,然而长兴的雪总是姗姗来迟,所谓“润雪兆丰年”总是来得那么恰到好处,雪遇长兴,拂去一年的忙碌,滤去了生活的浮躁,沉淀了世俗的喧嚣,在一个冬的笼罩下将它市演绎的无比祥和。


长兴的老时光里,没有城市的灯火通明,没有城市的人声喧嚣,没有城市的繁华浮躁,只有绵远悠长的黑夜,以及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星空,为本就融入夜色里的的村子,带来了几份神秘的色彩。草丛中,偶而会传来几声欢娱的蛙鸣,间或几声虫儿的窃窃私语,仿佛是大自然为我们演奏的小夜曲。

思绪在柔柔的夜色中悠悠走远,仿佛时光也静止在那些回不去的日子里。真想让那时光停止流转,就在这样的宁静中,远远脱离喧嚣的城市与繁杂的生活琐事,在这故乡的老时光里再停留一会。

加拿大育空
测试广告位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奉贤海湾旅游区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归上海酷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50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