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

资讯站分类 > 行业时讯

“门票经济”下 大批4A及5A景区集体涨价

更新时间:2015-8-22 21:51:06

      中国一大波4A级和5A级景区近期已经确定将涨价,还有许多景区准备涨价。

      自2007年国家发改委规定“三年不涨价”后,每到“解禁年”许多景区便迫不及待涨价。8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宣布即将涨价的景区中,个别景区还入选了国家旅游局2015年5月公布的“全国旅游价格信得过景区”。

   “涨价是景区赚取高额营收最便捷的途径,许多景区不愿在科学管理、创新服务等方面下功夫。”一位专家表示,这才是一些景区宁愿不入选“价格信得过景区”或不惜违背承诺,也要启动涨价的根本原因。

多个景区:确定涨价或准备涨价

     8月20日,上海东方明珠通过多种渠道公告,将于2016年3月1日调价,从原本的220元(含太空舱)上调至240元,160元(不含太空舱)上调至180元。

     上海野生动物园、上海海洋水族馆也将于2015年底上调价格。据其官网,上海海洋水族馆将与11月1日起实行新的门票价格和标准,成人票由160元调到190元,儿童票由110元涨至125元,老人票由90元调至110元;上海野生动物园将于12月8日起实行新的门票价格,成人票由130元调至160元,学生票由65元调至80元。以上三家景区调价均经过上海市物价局批准。

     与上海的3家景区类似,国内多家4A、5A级景区也纷纷准备涨价。
   
例如,湖北省利川大水井景区(4A级)近期发布公告称,该景区门票价格调整听证会已于4月28日召开,并得到物价部门批准,该景区门票价格由每人次50元调整为每人次65元,自2016年1月4日起执行。


     6月,广西桂林荔浦银子岩景区(4A级)、南溪山景区(4A级)和桂林尧山索道等公布涨价,其中,银子岩景区的现行价格65元/人次,拟定价格85元/人次;尧山索道游览现行价格双程95元/人次,拟定价格120元/人次;南溪山景区是新景区,拟定价格35元/人次。调整的门票价格将于2015年12月执行。

    根据相关规定,凡是属于公共资源性的景区(点),价格调整前必须经过价格听证和物价局批准,部分商业性的景区(点)涨价可以自行根据市场情况确定价格,但也经物价局备案或批准,至少提前6个月公布。

    除了上述已经确定调价的景区(点)外,还有部分景区也纷纷准备听证,调整价格。

     8月20日,浙江省安吉县中南百草原景区(4A级)发布《关于征集“中南百草原”景区门票价格调整听证会参加人的公告》,表示正在征集听证会的报名,价格调整尚未明确,原价每人次120元。

    浙江省桐乡市发展和改革局(物价局)则将于9月下旬召开调整乌镇景区(5A级)门票价格听证会,包括景区东栅、西栅的门票价格,以及两个景区的联票价格都将调整,其中,东栅、西栅的门票原来的门票成人价格都是100元。

    另外,河南淇县云梦山景区(4A级)的门票价格调整听证会也将于9月召开,其原价成人票50元/人。

另外,福建清源山(5A级)、甘肃麦积山(5A级)、甘肃张掖丹霞等景区也已经公布了涨价时间表。

    清源山景区调价自9月10日起实施,整合后的清源山景区门票价格标准为:主景区门票价格从55元/人,调整为70元/人;新核定九日山景区门票价格为25元/人;新核定灵山景区门票价格为15元/人。麦积山景区预计9月底涨价,由现行每人次70元调整为90元。甘肃张掖丹霞景区则将于11月22日起调价,由现行每人次40元调整为54元,暂不执行淡旺季不同价格。

专家:部分景区听证必涨

     据媒体报道,2007年,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的调整频次不低于三年。国内许多景区最近一次价格调整是在2008年左右。

     每到“解禁年”,各旅游景区都在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准备涨价。涨价的理由不外乎是为扩建园区、提高服务质量、观光人数多到无法负荷以价制量等。最近宣布涨价的景区的理由也大体如此。

     例如,桂林荔浦银子岩景区等景点解释此次调价原因称,“几年来景区生态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和景区建设的投入不断加大,以及漓江游览格局发生变化”;湖北利川大水井景区则称,近年在原来的基础上投资建设了游客接待中心、游步道、停车场、景观荷塘等,这导致成本增加。

     另外,少数景区存在随意涨价、打包价格等情形,导致游客意见很大。

      2015年6月下旬,湖北省襄阳市隆中风景名胜区(4A级),由于隆中风景区和隆中植物园整合后成为一个新景区,已经召开听证会,调整前隆中风景区门票基准价为50元/人次,旺季上浮20%,为60元/人次,隆中植物园为20元/人次。重新核定门票价格后,隆中风景区新拟定基准价为65元/人次,实行淡旺季上下浮动,即旅游旺季的门票价格上浮20%,为78元/人次,淡季门票价格下浮20%,为52元/人次。

   隆中风景区和隆中植物园整合后确定的价格并未超过原本各自的价格和,两者的整合却让当地市民和外地游客“不爽”。景区调价公告发布之后,部分外地网友表示,“我们只想去看隆中风景区,对植物园不感兴趣,为什么要为植物园买单?”而当地市民则表示,“植物园可以经常带家人、孩子去玩玩,隆中风景区没有一年去几次的道理,打包在一起太不合理了。”

     7月,敦煌莫高窟景区将“数字展示中心”游览项目“打包”进莫高窟统一门票,旺季价格由原本的200元涨到260元,这也引发游客与舆论强烈不满。8月,莫高窟不得不宣布,对莫高窟门票价格继续按单票制价格执行,莫高窟及其数字中心门票价格不再执行一票制价格,由游客自行选择。

    澎湃新闻记者还发现,在上述宣布涨价的景点中,浙江省安吉县中南百草原景区等景点刚刚进入2015年5月公布的“全国旅游价格信得过景区”。“全国旅游价格信得过景区”由国家旅游局2015年3月推出,当年5月共有1801家景点入选。

    根据国家旅游局相关规定,该“全国旅游价格信得过景区”有一定的标准和条件,比如全面实行一票制、景区没有价格欺诈行为、自愿公布门票价格真实构成、自愿承诺较长时间保持门票价格稳定(如三年不涨价)。

   “价格信得过景区是国家旅游主管部门对旅游景区进行管理的进一步的探索,尤其希望借助这个控制景点随意涨价的冲动,不过现在看来效果未必很好。”上海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刘德艳表示,从自愿加入“价格信得过景区”的景区(点)来看,多数都是3A及以下景点,而那些有强烈涨价冲动的4A及以上景区加入的比例并不高。

    著名旅游专家、北京旅游学会副会长刘思敏也认为,类似东方明珠、上海海洋水族馆等商业性的景区(点),只要涨价合理合法是完全许可的,公共资源型景点也并非不能涨价,关键是要信息透明。“涨价前一定要清楚地公布成本,而且要有一个公众信得过的第三方审计机构进行审查。”他认为,现在部分景区(点)往往听证必涨,尽管也履行了听证等程序,却不尽透明,导致部分民众不信任。

5A级景区数量7年内翻三番

     2007年5月,北京市故宫博物院等66家景区成为全国首批5A景区,此后我国5A级景区数量逐年稳步增长,2012年达到145家,2013年达到175家。

     截至2014年底,我国共有5A级景区186家。从省区分布来看,江苏数量最多,为19家;其次为浙江,共11家;再次为河南、湖北和广东,均为10家;青海、西藏和天津的数量最少,均只有2家。

     同时,由省旅游局负责审批通过的4A级景区增长很快,据国家旅游局及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全国共有1814家4A景区,到2014年底增加到2264家,3年内增加了450家。

5A级景区门票均价达112元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5A景区门票平均价格为112元。其中,81家景区门票价格在100-200元之间,占总量的49.69%,票价在50-99元之间的共40家,票价在20-49元之间和在200元以上的分别为12家和16家,价格在1-19元之间的有2家,另有12家5A景区实行免票政策。

    此外,5A级景区门票均价地区差异明显。发达的东部地区最低为97元;中部地区最高为134元;东北地区和西部地区分别为107元和113元。具体到省、直辖市、自治区,湖北门票均价以169元居首,北京最低仅为29元。

     2007年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以期规范景区涨价行为。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梳理公开可得信息发现,2012年至2014年底,有22家5A级景区对门票进行了调整,占比11.83%,均为涨价,涨价幅度在16-30元之间的居多。

国外景区票价大多低于中国

    “除主题公园外,欧美日韩等国家知名景区门票价格大多低于中国。”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搜集欧洲、美国、日本、韩国部分知名景区的门票价格进行简单比较后发现,除迪士尼、环球影城等主题公园外,其他知名景区(包括文化遗产、国家公园、博物馆等)门票价格均不高,大多低于中国同等类型的景区,相当一部分还实行免票政策。

     报告列举了一些外国著名景区的门票价格。其中,法国卢浮宫的成人门票价格为11欧元,仅相当于74元人民币;意大利古罗马斗兽场票价为12欧元,约人民币80元。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表示,目前全国所有5A级景区中,遗产型占绝大多数(高于80%),不少公众会认为,既然是依托于老天爷和老祖宗的遗产,似乎就应作为公共福利供全民享用。因此,中国景区门票价格过高似乎就有了一定的社会心理基础。如若再与国外知名景区进行直接比较,这种心理判断就更强烈。

“门票经济”依赖致景区频涨价

       根据目前的管理制度,所有准公共产品类景区基本上都采取属地管理,景区门票收入最大的收益方是地方财政。由于定价原则、方法、依据、程序等方面的规定不甚完善,加之景区门票收支不公开,从而导致社会各界对景区门票价格问题不解、不满。

    宋瑞认为,目前商业型景区的定价原则、依据较为清楚,由供给者按照价格规律,在考虑成本和利润的基础上自主定价。但遗产型和社会型(尤其是遗产型)景区作为准公共产品,其供给方式和定价方式较为复杂,亟需对制定明晰、完善的价格管理制度。

   “旅游产品结构不合理、景区发展产业比较单一、对门票经济的依赖是景区频频涨价重要原因。”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表示。

  (综合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官网、中国青年报、中国广播网等内容)

加拿大育空
测试广告位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奉贤海湾旅游区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归上海酷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50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