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

资讯站分类 > 行业时讯

受制于航班短缺 九元航空步履蹒跚

更新时间:2015-5-18 8:45:12

   5月8日,吉祥航空获得证监会IPO批文,成为继春秋航空之后的第二家民营上市航空公司,春秋航空上市后从发行价18.16元一路高冲突破百元的疯狂表现,让业界对于吉祥航空上市充满想象。

   但并非没有潜在风险。稍早些时候,吉祥航空控股69%的九元航空对外界公布了2015年一季度运营数据,这也是自今年1月15日正式开始商业运营以来,九元航空首次发布季度运营数据。尽管上座率数据看起来还不错,但是记者从权威部门拿到的数据显示,3月份九元航空亏损超过600万元,今年累计亏损则超过了3000万元。

   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开航不利,没有拿到合适的航班时刻。九元航空董事长王均金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中南局负责航班时刻审批,现在主要是广州没有增量,谁也加不了。”然而对于短期的亏损,王均金表示不在意:“战略对了(就好),战术是阶段性的,是小损失。”

   首航不利

   4月30日,低成本航空公司九元航空在长春的首条低成本航线长春—南京—广州执飞,安排每日一班。这是九元航空的第三条航线,此时九元航空接收的第三架飞机已经在白云机场趴了近三个月时间。

   作为民航局扶持新政出台后第一家发起成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九元航空应运而生,但却没有享受到政策带来的实际便利。以低价机票为突破点闯入华南航空市场,九元航空开局便遇到了各种困难与挑战。

   九元航空经历了长达一年的筹建期,2014年2月获民航局批准筹建,12月2日正式首航,但真正开始对外卖票却是在2015年1月10日。

   被外界认为是“不正常”的是,首航当天的航线是广州到湛江,对外卖票以后航线却为广州—温州—哈尔滨。

   九元航空曾对外界解释称,航线的变更是由公司拿到的航班时刻所决定的,由于白云机场时刻资源紧张,只给了九元航空一早(06:55起飞)一晚(01:00降落)一对时刻,两时刻之间相差了18个小时,如果用来飞广州—湛江,对旅客来说并非好的选择,对公司来说盈利难以保证,因此决定将时刻用于执行更远程的广州—温州—哈尔滨,这样的匹配更为经济合理,飞机利用率也将大大提高。

   有业内人士猜测,九元航空广州—湛江航线的航班时刻申请承受着来自竞争对手的巨大压力,目前该航线由南方航空独飞,南航每天有6对航班往返广州—湛江,几乎已经包揽了所有的黄金时刻。

   “新公司起步阶段总是有一点点不尽如人意,这个很正常。”九元航空董事长王均金告诉记者,“现在前面两条航线陆续解决,今年下半年开始还要引进飞机,飞起来没问题。”

   问题是飞到哪里?截至目前,九元航空已开通广州—温州—哈尔滨、海口—南京—哈尔滨和广州—南京—长春低成本三条航线。记者从九元官网发现,两条广州出发的航线均是06:55起飞,直到第二天凌晨一点才降落广州。第二条航线海口—南京—哈尔滨则直接放到了广州之外的海口。

   “早上出去,晚上回来,在外面飞得长一点。中南局负责航班时刻审批,现在主要是广州没有增量,谁也加不了。”王均金解释说。

   盈亏平衡

   记者从权威部门拿到的数据显示,3月份九元航空亏损超过600万元,今年累计则超过了3000万元。目前九元航空已经有3架737-800客机飞机,均为租赁自印度尼西亚狮航旗下的租赁子公司Transportation Partners(TP)。

   王均金称,今年上半年还会引进两架飞机,下半年还有计划。“可能会有五架飞机以上规模,(届时)才有可能在一个基本平衡点上,现在三架飞机略亏。”

   从九元前期筹备情况来看,开航前两架飞机三个月的停场时间仅在租金方面的损失就接近200万美元,再加上前期招聘的500名员工工资和机场停机费用,前期成本巨大。

   “今年是真正起步的第一年。航空公司需要规模,起步阶段往往比较困难,一架飞机在飞也需要为后面四架五架飞机备人,备的时间越长,前期投入越大。”王均金说。

   九元航空在筹建之初就向波音公司大手笔采购50架波音737-800型和下一代737MAX飞机,按目录价计算价值超60亿美元,是中国民营航空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次采购活动。这一采购计划尚需取得监管部门批准,按照协议,九元航空将在2020年前接收这50架飞机并陆续投入运营。

   对于起步即遭遇困难的九元航空来说,飞机陆续交付是否会加大九元航空的财务压力?王均金回应称,选型订单有批量采购的优势,这是第一步棋。将来的陆续交付,有银行贷款,还有吉祥航空自己在上海自贸区内设立的租赁公司,可以转租。

   稍早些时候,九元航空对外界公布了2015年第一季度运营数据,从数据来看,九元航空共执飞232个航班,其中广州出港平均客座率高达95.6%,而总平均客座率也达到94.3%,高于行业普遍水准。

   “现在由于航线和航班时刻的原因,飞机利用率还没有提上来,我们做了模型测试,低成本航空一定要超过10个小时。未来5架飞机利用率达到12个小时以上,规模上来、利用率上来,最后看单座成本,估计我的盈亏平衡点就到了。”王均金告诉记者。

   提高飞机利用率则面临现实困境。具备开航价值的城市有限,广州等枢纽机场的航班起降时刻基本都已经饱和,很难拿出好的时刻给民营航空公司,现在批给九元航空的一早一晚的时刻,必须加飞一段才能提高利用率到10个小时左右,想要进一步提高只能飞得更远。

   “越是稀缺的航班时刻越宝贵,民航局权力不愿意下放,特别是对民营航空,低成本航空公司要认清现实,在夹缝中求生存。”民航专家朱文川告诉记者,尽管民航局逐步放松了包括价格、航线、航权、时刻等方面在内的航空管制,但民营航空公司拥有和国有航空公司同样的待遇还为时尚早。

   布局华南

   在王均金看来,九元航空布局三大航空枢纽城市之一的广州作为主基地是一步好棋。首先,珠三角有民工潮,且广州受高铁影响小。第二,广州对东南亚的辐射覆盖面很广,这就意味着,不光是珠三角,还有别的地方拉来的客人。

   对于短期的亏损,王均金表示不在意,在他的设想中,即将上市的吉祥航空与走低价路线的九元航空是两个战略。“吉祥是全服务,九元是低成本,两个产品,两个品牌,两个模式,两个基地。但是都在中国三大枢纽占了两个。战略对了,战术是阶段性的,是小损失。和围棋布点一样,整盘棋都赢了,丢个小子有什么关系。”

   按照此前九元航空总裁纪广平在开航时的说法,未来九元航空将以白云国际机场为主运营基地,航线网络将以广州为中心辐射全国,中远期的航线将基本覆盖广州出发的五小时飞行圈,包括东亚、东南亚、东北亚、南亚,甚至澳洲。“近期计划开通广州至湛江、揭阳、海口等地的航线。”

   王均金期望广州白云机场上第三条跑道之后能给出九元航空更好的时刻,“三跑道好了,根据各公司的需求,主基地公司应该有优先权。”据记者了解,白云机场第三跑道已经于2月初启用,由于紧挨东跑道,属于窄距平行跑道,主要用于降落,对机场容量的提升有限。

   如果广州无法提供九元航空需要的资源,九元仍有备选方案。九元航空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西南贵州、昆明,华东的南门我们现在也飞得比较多,这些都是省会城市,市场不错。飞机是长翅膀的,这个基地不行就飞那个基地。”

   5月8日,吉祥航空获证监会IPO批文。据招股书,公司本次拟发行6800万股,募集资金7.155亿元,成为继春秋航空之后的第二家民营上市航空公司,有望上演春秋航空上市后的疯狂表现。吉祥航空控股69%的九元航空也将合并财务报表,主打低成本的九元航空给吉祥航空上市带来了想象空间,而能否在短时间内达到盈亏平衡也将对上市公司业绩产生直接影响。

加拿大育空
测试广告位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奉贤海湾旅游区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归上海酷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50400号-1